當前位置:如沫文學>女生小說>蟄雷>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暗探
閱讀設置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設置X

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暗探(1 / 2)

彙報負責任。

魏定波當然明白這個道理。

不過他背後還有組織,他不想給自己找麻煩。

實在不行,他就說自己調查不到,讓軍統重新調查一下,也可以審視一下,是不是情報有誤的問題。

石熠輝就是擔心魏定波惹上麻煩,才出言提醒的。

畢竟工作就是這樣,也不是說有人找你麻煩,而是就事論事。

石熠輝繼續問道:「你說可能情報有誤,唯一的依據就是你從林滄州這裡,找不到蛛絲馬跡嗎?」

「對。」

「那麼有沒有可能,林滄州還是在暗中進行,就和之前一樣。」

「這個問題我當然想過,但是林滄州現在不具備這樣的條件,你說暗中進行,可是程松和陳友還有薛善平,都在負責抓捕地下黨和學聯的人,誰去秘密進行呢?」魏定波自然是考慮過這個問題。

石熠輝問道:「林滄州暗地裡沒有人了嗎?」

「你是說暗探?」魏定波問道。

「情報科手裡,暗探應該不少吧。」

「暗探是不少,但是當時交接的時候,在情報科的暗探裡面,望月稚子是留了眼線的。」魏定波說道。

這個問題他們之前也考慮過。

肯定是做了一手準備的。

不過這段時間,暗探裡面的眼線,沒有送消息過來。

石熠輝卻說道:「你讓我彙報情報有誤,你起碼要確認一下暗探這裡的情況,我才敢彙報。」

「你的意思是說,林滄州可能找了新的暗探。」魏定波說道。

「確實有這樣的可能。」

之前的暗探,望月稚子安排的眼線,基本上都認識。

自然是望月稚子給他提供的便利。

就是方便他打聽情報。

但是林滄州如果有了新的暗探,情況就不一樣了,他將任務交給新的暗探負責,魏定波他們留下來的眼線,還真就不一定能打聽到。

之前魏定波沒有考慮這個問題,是覺得林滄州這麼一個小心翼翼的人,不會用除了他的人之外的人。

可是經過石熠輝的提醒,這林滄州喜歡劍走偏鋒,那麼有沒有可能,這一次他就是用了呢。

而且這個暗探是他自己發展的,用起來可能比較安全呢?

魏定波沉吟片刻說道:「你也說了是暗探,我想要去調查確認,恐怕也很難。」

「不管難還是不難,你先確認這件事情,如果真的調查不到,我和上面彙報,就說可能是情報有誤,可能是暗探負責。」石熠輝說道。

「好,我再試試。」

「等你消息。」

「我儘快。」魏定波說道。

現在確實要儘快。

因為這個任務時間已經不短了,林滄州如果真的負責,現在還不知道都已經負責到哪一步了。

你肯定是要快,就算是給軍統彙報說伱調查不到,也要快。

讓軍統另想辦法。

不過軍統目前來說,是沒有什麼好辦法的,魏定波已經算是最直接可以調查的人了。

臨走之前和石熠輝聊了兩句學聯和地下黨的情況,之前在街面上發生戰鬥的事情,石熠輝也聽說了。

魏定波和石熠輝都覺得很危險,看地下黨接下來如何應對。

從石熠輝這裡離開,魏定波就回到洋房休息。

第二天到了武漢區,就是詢問調查的進展。

江天曉又有進展了,又抓了人回來。

不過到底是不是,還需要審訊一下看看。

魏定波也去看了一眼,就沒有再擔心了,因為和之前幾次差不多,應該也是抓錯人了。

這怪不了江天曉,畫像啊。

和長相難免是有出處的,你依靠畫像抓人,很多相似的人都會被抓進來。

審訊調查發現不是,就只能放人。

不過打你一頓,就白打了。

能出去,這些人就感恩戴德的,誰還敢找武漢區的麻煩。

因此江天曉抓人,壓力也不大,抓錯就抓錯了。

江天曉現在就是寧抓錯,不放過。

江天曉去審訊抓到的人,魏定波和望月稚子回到辦公室內,魏定波順勢問道:「留在情報科方面的暗探,這

上一章目錄 +書籤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