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如沫文學>其他類型>玉軟花柔(清穿)> 第50章 第 50 章
閱讀設置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設置X

第50章 第 50 章(1 / 3)

當嫻妃知曉自己綠頭牌被撤下時,恨得一下子砸了靜心剛端上來的補藥。

靜心嚇得猛然跪下:「娘娘息怒。」

嫻妃雙手緊握,臉色難看的不行:「皇后就這麼見不得本宮好?本宮不過是想要一個孩子,她就要百般阻撓,用的借口也是光明正大,還真是皇上口中的賢后。」

猩紅色的地毯上散發著濃濃的藥味兒,靜心怯怯道:「娘娘,那咱們該怎麼辦?」

嫻妃頗有些傷感:「本宮能怎麼辦?人為刀俎我為魚肉,誰讓本宮只是個妾,皇后要想拿捏本宮,再簡單不過了,就如眼下這般……」

她清楚皇后忌憚她滿軍旗的身份,所以皇后不會在乎純妃她們生,只會盯死了她。

靜心抿唇,聽出嫻妃話中的頹意,驚道:「您要妥協?」

「妥協?做夢!」嫻妃神色冰冷,死死咬住下唇,直把唇瓣咬的泛白:「本宮妥協了一次,就會有第二次,本宮就不信了,皇后還能為所欲為。」

她說著,冷聲吩咐靜心:「補藥繼續熬著,不許停,待過兩日,咱們去慈寧宮侍奉太后。」

她不能正面和皇后對上,總是能借著太后的勢的。

靜心一喜:「是,太后娘娘最是喜歡娘娘您的,有太后娘娘給您撐腰,皇后娘娘也不能輕舉妄動。」

因為太后極難討好,嫻妃也是廢了好多心思才讓太后對她另眼相待,所以嫻妃輕易不會開口求太后什麼,生怕太后會覺得她心思不純,可現在,嫻妃卻是顧不得那麼多了。

長春宮與翊坤宮相對而立,翊坤宮有個什麼動靜,長春宮必定知曉的快,故而嫻妃不曾斷了補藥,依舊在調理身體一事,皇后很快就知道了,不過皇后也沒在意,反而揮了揮手:「嫻妃願意喝葯就喝吧,左右她也不是喝不起,不過就算她喝再多葯,沒有皇上的寵幸,那也是白搭。」

這日天氣晴好,請安過後純妃特意邀了嬪位以上的嬪妃一起去御花園賞花。

嫻妃笑著扶了扶鬢邊微微搖曳的珠花,那珠花是翠玉的質地,觸手帶著絲絲涼意,她微微一笑,婉轉拒絕:「純妃姐姐相邀,本宮原不該拒絕,只是本宮今兒個還要去慈寧宮侍奉太后娘娘念經,怕是不能與諸位姐妹們一起了。」

純妃笑容一滯,看了嫻妃幾眼,然後才擺了擺手:「罷了罷了,嫻妃是個忙人,既是要伺候太后,那本宮也不敢耽擱你,嫻妃自去便是了。」

嫻妃微微朝著眾人頷首,然後就帶著奴才往慈寧宮去。

待看不見嫻妃的背影,純妃扶著春桃的手,一邊慢慢走著,一邊道:「近幾日,嫻妃往慈寧宮跑的很是勤快。」

嘉妃眼珠子微微一動,嘆聲道:「誰讓嫻妃比咱們都得太后的青眼呢,真是同人不同命啊。」

柳清菡笑的溫和:「若是說命,這宮裡怕是也沒有誰能比得上純妃姐姐和嘉妃姐姐了,嘉妃姐姐說這話,豈不是埋汰臣妾呢。」

純妃略有些詫異,怎麼她聽著柔嬪這話,像是有幾分討好她們的意思?不過她也不反感,反而有幾分高興,她就喜歡享受別人的討好:「柔嬪妹妹這小嘴是抹了蜜吧。」

嘉妃也察覺出幾分異常,她不著痕迹的試探:「柔嬪妹妹說笑了,皇上寵你可是寵的緊呢,內務府有什麼好東西都沒忘了讓人送你宮裡去,咱們羨慕你都來不及呢,怎麼如今卻羨慕起咱們來了?」

愉嬪也道:「可不是么。」

怡嬪瞧著柳清菡面色紅潤的模樣,心裡憋著氣,所以態度就不怎麼好:「柔嬪也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有皇上寵著還不知足,這人吶,還是不要太貪得無厭了才好。」

怡嬪的酸言酸語完全傷不到柳清菡,幾人輪流著說了一通,她便立即面露苦澀:「幾位姐姐只看得到妹妹得寵,卻不知妹妹越是得寵,這心裡就越是不安。」

純妃挑眉,奇道:「這是為何?」

難道柔嬪還嫌皇上的寵愛扎手不成?

恰逢走到了御花園的庭中,奴才們眼疾手快的收拾了石凳,又擺上了茶水糕點,幾人這才坐下歇腳說話。

柳清菡眉眼間帶著失落,低聲道:「說來也不怕幾位姐姐笑話,這幾月來妹妹侍寢的次數也不少,坐胎葯也喝了不少,可身子卻毫無動靜,妹妹這心裡是真真兒的難受。」

嘉妃恍然,原來柔嬪是著急了,她隨口安慰道:「你也別著急,你原本就年輕,上次小產又傷了身子,時候未到也是有的。」

上一章目錄 +書籤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