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如沫文學>都市言情>穿成魔尊情劫之後> 第70章 第70章被熟悉的頭痛欲裂吵……
閱讀設置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設置X

第70章 第70章被熟悉的頭痛欲裂吵……(1 / 3)

被熟悉的頭痛欲裂吵醒,沈蒼眉間隆起刻痕。

窗外日光斜照,下午的太陽經帶上淡淡寒氣,透過窗紙,在床上灑下金斑。

沈蒼眼瞼稍動。

絢爛光芒照進微睜的眼,他動了動——

懷緊貼的溫熱細膩玉,暖得驚人。

沈蒼驀地睜眼。

他的手臂被江雲渡枕在頸下。

這張輪廓卓絕的臉近在眼前,更顯得五官削挺,即便熟睡,也帶著彷彿與生俱來的鋒利冷漠。

幻燈片似的畫面隨著這張臉湧入腦海,難以磨滅。

昨夜、以至天『色』明朗——

沈蒼視線轉向門邊。

出鞘長劍入木三分,白『色』衣掛在劍刃,直直垂落。

含怒的眸光,漸漸染紅的眼尾。

徒勞的掙動困在他與牆面前,和漸漸緊繃的背——

場景回到腦海,沈蒼視線不由往下,看到零碎東西散落一地。

他下意識掃過窗下移位的長桌,當即收回視線,不再多做回想。

掌下還貼著□□的脊背。

沈蒼看著江雲渡的臉,神情略些不自在。

昨天江雲渡經說得很清楚,他原本也沒打算再來打擾。

沒想到入夜『葯』『性』又發作,比上一次來得更凶更猛。

一幅幅畫面又浮現眼前,沈蒼放輕動作,手掌往下,打算檢查江雲渡是否受傷。

他的手剛到腰後,就被猛地擒住。

沈蒼轉臉。

江雲渡的眼緩緩睜開,看向沈蒼。

沉默在近在眉睫間流動片刻。

沈蒼說:「哪不舒服,告訴我。」

江雲渡道:「管好你自己。」

沙啞的聲音響在人耳邊,沉默又開始蔓延。

沈蒼說:「抱歉。」

江雲渡心抵觸,他收回手,半坐穿了衣服,至少先把空間讓給江雲渡。

可在起身瞬間,昏漲的太陽『穴』狠狠抽疼,他上半身微晃,抬臂按在床頭牆面,險些摔回床上。

江雲渡慣『性』抬手,正要扶他站穩,忽然面『色』僵硬,緩慢躺回床上。

沈蒼沒注意到身後,按了按鼻樑,才道:「你休息一會,我去燒水。」

江雲渡看著沈蒼的背影走出門外,視線不經意掃過釘在門框的劍,臉『色』黑了一片,閉目不語。

沈蒼次中『葯』,神志不清,他卻意識清醒。

不能再久留。

他更清楚這一。

入輪迴是斬斷情絲,他與沈蒼卻愈纏愈緊,悖初衷。

若任由發展。

江雲渡眉心蹙起。

不可再等所謂機。

他必須儘早離開。

外間。

沈蒼洗漱後,先去廚房燒了水,再到東市買了飯菜。

回來的路上,經過糕鋪,他看一眼乾癟的荷包,想了想,還是去買了一份桂花糕。

進門看到江雲渡的身影,他快走步:「怎麼起來了?」

江雲渡按在門框的手緩緩收攏:「你回來也好。」

沈蒼看向他左手的劍,經意識到什麼。

果然。

江雲渡道:「我今日便啟程。」

沈蒼看向他。

江雲渡視線偏移:「這段日,勞照顧,今日後,你我不必再見。」

沈蒼只問:「你要怎麼走。」

江雲渡攏起的手更緊。

他回眸看向沈蒼,眼神摻進滴怒『色』,轉瞬即逝,又覆上一層冷意:「與你無關。」

沈蒼上下打量他一眼:「你沒錢,沒門路,身上還這麼重的傷,我現在同意你走,就是讓你去送死。」

江雲渡力道稍松,蹙眉道:「我自辦法。」

「好。」

江雲渡握劍的手正蠢蠢欲動,又聽到他說。

「只要你能從這走到門口。」沈蒼退後半步,指向門外,「不藉助外力,走一道直線。」

江雲渡面無表情。

沈蒼說:「走啊。」

江雲渡冷眼看他,抬手將手中劍摜入地面,劍鞘直立門邊。

上一章目錄 +書籤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