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如沫文學>玄幻魔法>能飲一杯無> 第128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他從始至終,都是在騙……
閱讀設置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設置X

第128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他從始至終,都是在騙……(1 / 3)

送走了魂守舍的沈心月,宗洛這重返回寢宮。

管怎麼說,這件事情總算是暫且穩住了。

沈心月說她需一考慮的時間,宗洛自然可能給。

畢竟按照原的情況,明天早朝,淵帝就會下賜婚詔書。詔書一下,屆時一切都沒有轉圜之地。現在既然沈心月願意回去同廷尉說,至少可以再拖延一段時間,好好冷靜冷靜,權衡利弊和思考餘地。

他已經全坦白告知,把選擇權交給沈心月。

至於考慮過後究竟是什麼結果,宗洛都能接受。

在屋檐下站了一會後,身穿白衣的太子招,將一直守在羽春宮外屋角的侍衛長召上前來。

「太子殿下!」

侍衛長走上前來,臉漲的通紅,都知道該往哪放。

大淵軍中的人,幾乎就沒有崇拜三皇子的。侍衛長自然也是太子殿下的鐵杆崇拜者。

「方是是有人站在這邊?」

宗洛很確定,自己方同沈心月的時候驚鴻一瞥,看到的那截殷紅,絕對是虞北洲的衣角。

這人的紅衣和其他人的都同,是熱烈的正紅,而是摻了暗『色』的殷紅,和鮮血同『色』,甚至還更深一點。放在人群絕對找出二個,即便有,也穿出虞北洲那種張揚又肆意,桀驁馴的獨特感覺。

習武之人耳聰目明,只用上內力,長距離也能毫費力聽清。

只一想到方他同沈心月在涼亭說的那話可能被虞北洲聽見,宗洛原本平靜死水般的心底又可遏止地攪起知為何的滋味。

侍衛回想一下,道:「回殿下的話,方北寧王在這站了一會。」

約莫幾刻前,侍衛長見到了北寧王。

後者沒有掩飾,卻也沒有讓下人通報的意思,而是在原地定定地站了一會。侍衛長還有好奇,趁著輪班的時候看了一眼,待再回頭,就只看見北寧王的背影。

「王爺也只在這站了一會,看見殿下同沈姐進涼亭後,便同大殿來傳喚的宮人離開了。」

似乎還有高興。

過這句話侍衛長沒說。

誰都知道大淵北寧王喜怒無常,暴戾恣雎。

這種大人物的想法,又豈是他一個的侍衛可以揣摩的?

那便是沒聽見後面那話的意思。

宗洛在心底自嘲地。

或許前還有莫名期待,如今也因這句話再度歸於死寂。

方同沈心月說的那話宗洛只可能說一次,可能再說二遍,更可能當著虞北洲的面說。

因為他的驕傲允許,他也無需再同除了沈心月以外的人解釋。

宗洛向來都是信緣分的。

兜兜轉轉,反反覆復,到底過一句有緣無分。

「好,我知道了,你回去吧。」

宗洛靜默剎那,這揮讓侍衛長回去。

待走遠了,五大三粗的漢子又忍住回頭,偷偷看了眼。

羽春宮上鋪滿琉璃青瓦,尾端高高欲飛的屋檐下,滿頭霜華的太子正負站立。他身姿挺拔,如松如竹,好看的側臉籠在宮燈明滅的陰影,顯『露』出幾分莫名深邃,矜貴又清俊。

知為何,侍衛長竟覺得這位運起劍來都食人間煙火的殿下,似乎有微難過。

怎麼可能呢,那可是太子殿下。

等回過神後,侍衛長連忙為自己大敬的想法趕緊甩頭,重正好身上的刀鞘,繼續挺直脊背,一絲苟地站崗。

二日,宗洛又起了個大早。

按理來說,成為儲君後,這幾日應當是最忙的。

既跟著去早朝,還得隨同淵帝學習治國政術,會面群臣。

前幾天淵帝親自話,說太子如今身體欠佳,御醫叮囑需靜養,所以這半個月,他只需籌備東宮內閣人選,其他時候都可以明目張胆的『摸』魚。

宗洛卻想這麼荒廢下去。

天還蒙蒙亮,他就換上一身練功服,拿上湛盧到御花園梅林練劍。

如今只能算是秋季,放眼望去,梅林的梅樹幾乎都是光禿一片,森冷的劍於劍鋒閃過,輕輕一划,便能將數尺開外的枯枝斬斷。

待到遠處傳來一陣喧嘩。宗洛收了勢,起身歸鞘,朝著遠處看去。

這個時間點,早朝剛剛結束。

通常來說,例行早

上一章目錄 +書籤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