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如沫文學>女生小說>尾巴不可以摸[娛樂圈]> 第 44 章 第 44 章
閱讀設置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設置X

第 44 章 第 44 章(1 / 2)

「這種髒東西還拿著它幹嘛。」

孟黎示意她把蛇靈丟給應眠,「讓他帶回去交差。」

妖靈散發著黯淡的墨綠色幽光,浸透了蛇血腐敗的惡臭。應眠也嫌棄得不想碰,隨手開個小傳送陣讓她直接扔進去。

蹲點半個月就蹲了個這。

不止出乎奚言的想像,這條蛇也弱得超出了他的預期。

遍布整棟別墅的蛇體碎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腐水,氣味強烈難聞。

孟黎不得不當一回做清潔的苦力,召出水流把污穢先衝掉。奚言也蹭著小水球把摸過妖靈的雙手洗乾淨。

周子寂緊擰著眉,默不作聲地沖洗手掌上被蛇咬傷的血痕。

片刻前奚言踩上樓梯扶手,纏繞在欄杆上的小蛇之中有一條探出頭來,尖牙刺向她的腳踝。

他來不及轉身揮動匕首,下意識用空著的左手撥開,才被狠咬一口。

孟黎全程看在眼裡,只是什麼都沒說。

奚言未曾察覺,洗完手看著客廳角落裡的結界,心情有點複雜,不知道該算是傷感還是惆悵。

才這麼會兒功夫,結界里的人類就少了一個。

被蛇妖附身的攝像曾經跟拍過她跟謝燼的約會,印象里是個和善的叔叔,如今已經隨蛇妖的屍身化成了腐水。

「我殺了它……他也死了嗎?」她自言自語般,徒然地問了一句。

應眠頓了頓,順著她的視線看向角落裡昏睡的幾人。

他們想不到今晚這一覺是在怎樣的情形中睡過去的。明天醒來,發覺朝夕相處過的同事離奇失蹤,也不會知道自己曾死裡逃生——被蛇妖附身的劫難,完全有可能發生在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身上。

他們只是更幸運。所以能夠一無所知地繼續原本的人生軌跡,工作養家,平凡地活下去。

——就像那個「離奇失蹤」後即將被逐漸淡忘的同事,原本也會有的一生。

「你已經保護了其他人。」

應眠拍拍她的腦袋,「別亂想,回去睡覺。」

「……哦。」

她語氣低落。仍舊不明白,為什麼蛇妖不好好地融入世界,而是要為非作歹。也不明白,為什麼老實人只是好好的上個班,就倒霉攤上這種飛來橫禍。

她對「死亡」本身並不敏感,只是對於近在咫尺發生的「失去」感到不習慣。

離零點也沒多久了。她本來是打算守一會兒夜,等謝燼回來打個招呼再睡的,沒想到卻睡著得比平時都更快。

她又夢到了周懷仁那一刀。離奇的夢境里,她的尾巴淌著鮮血,斷口處卻有碧綠的小蛇爬出來。

周懷仁帶著意味不明的獰笑,把蛇妖的尾巴扯斷,又強行安到她身上。

……

天亮時她被嚇醒了。

腦海中被改造成怪物的詭異畫面揮之不去,奚言躲進空調被裡悄悄變回狐狸,摸了自己幾分鐘才又安心地鑽出來。

因為住在這裡,她很久沒有變回過原形了,有點想念自己的尾巴。

朝陽朦朧地通過窗帘。房間里安安靜靜的,大家都還沒醒,對面宿舍也沒動靜。

應眠施咒時給的勁兒有點過頭,樓上這群人今天上班恐怕是要集體遲到。但比起親眼目睹妖怪打架世界觀崩潰,一次上班遲到還是要強上許多。

蛇妖已經被除掉,應眠大概去天師聯合會交付任務了。孟黎也跟他一起去了解情況。

奚言打著呵欠獨自下樓,想著去冰箱里翻翻找找,湊合一頓早餐。

踩在樓梯上,發現熟悉的身影坐在餐桌前。晨曦透窗而入,為他的輪廓隱約籠上一層微光。

她腳步一頓,欣喜地驚呼一聲。下一秒,整個周身環繞的氛圍都明亮了起來,飛快地跑下樓衝到謝燼身邊。

「早!」

只是隔了一天。她仔細看著眼前的人,彷彿下一秒就要忍不住搖尾巴,感嘆了句,「我怎麼覺得都好久沒見到你了。」

謝燼一如既往的穩重平和,為她倒了杯溫熱的豆漿:「應眠已經告訴我了,先坐下吃早餐。」

「哦。」

奚言繞到他對面坐下,捧著杯子喝了一大口,聽話的開始進食。

這一桌早餐十分眼熟,是謝燼直接從家裡帶過來的。大概也是應眠交待過今早只有她自己留在別墅,才免了她餓肚子。

上一章目錄 +書籤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