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如沫文學>女生小說>尾巴不可以摸[娛樂圈]> 第 36 章 第 36 章
閱讀設置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設置X

第 36 章 第 36 章(2 / 3)

「不屬於你的再怎麼樣終究勉強不來」——是這種想法。

但這個節目不一樣。微型社會裡,競爭關係無可避免,那種慢慢來日久見人心的悠閑節奏不吃香,找對象是需要搶的。

孟黎就是要他把得失心和佔有慾都撿起來。

「再者說,小狐狸也不一定是看上那個姓周的了才要去。」應眠道。

「你要是不想當壞人,那就得相信她。讓她自己去處理。」

**

「你似乎很喜歡這對耳墜。」

燈影搖晃在江畔高層餐廳的全景落地窗上。周子寂看著相對靜坐的女人,率先開口搭話時,心裡有陌生感油然而生。

從學校里不歡而散到現在的短暫間隔里,她又變了很多。在那張一對三的晚餐桌上,從第一眼看到她開始,陌生的驚艷感就始終令他萬分在意。

他厭惡這種脫離掌控的感覺,也不想承認奚言在離開他之後光芒更盛。

她明明是那個穿著寬鬆睡衣在家裡跑來跑去,天然純凈的少女,卻開始拿這些錦衣華服,珠寶首飾來裝飾自己,變得俗不可耐。

「這個嗎。」奚言摸了摸耳墜,大方地告知,「是謝燼送給我的。」

整個下午到晚上她都是這樣。一口一個謝燼,即使聲如鶯囀,聽起來也討厭得很。

周子寂臉色瞬間陰沉了不止一分。連旁邊的攝像都露出猶豫的神色,對於這段該不該拍沒能拿準主意。

「麻煩關一下機器。」他習慣性地發出命令。「我們有點私事要處理。」

「……」

奚言正合意。

從下午錄到晚上,她耐著性子按照節目流程跟周子寂耗到現在,就是不想以此工作謀生的人們感到為難。

現在素材錄得差不多了,節目組提前退場。她看了眼自己面前未動過的食物,抽出膝上的餐巾丟在桌上。

「怎麼,怕胖?」連著兩頓晚餐她都表現如此,周子寂嘲諷道,「也是謝燼教你的晚餐不能吃?」

她從前不是這樣端腔作勢的,胃口很好想吃就吃,即使是在旁邊看著也讓人很有食慾。

可那晚她也是這樣,食物碰都不碰,直到後來的三人落座,謝燼在她耳邊說了句什麼,她才欣然動起刀叉。彷彿被馴服得連吃東西都得經過他的允許。

周子寂想,她認錯了主人。

「謝燼沒有那樣教過我。」

奚言也覺得面前冷掉的食物很可惜。但相比之下,她更珍惜自己性命,「我只是不想再失去意識,被你隨便處置了。」

她還記得那晚的情形。

周子寂心頭一緊,鎮定道,「隨意處置你?我可以解釋。」

奚言靜靜地聽著他把一切過錯都推到周懷仁的身上,不算意外,心裡也沒什麼波動,「他叫周懷仁嗎?那個砍我尾巴的天師。」

她說得如此平靜。周子寂直覺卻並不樂觀,心裡沒有放鬆半分,緊接著又聽她問,「周懷仁在哪?」

周子寂反問,「你找他幹什麼?」

奚言不回答,只是執拗地重複:「告訴我他在哪。」

這是她今天來赴約會的唯一目的。

她被砍斷尾巴時,在場的第三人唯有周子寂一個,問他是最快的。

周子寂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嘲諷地笑了,「謝燼讓你來問的?他應該不是什麼純種的妖怪吧,也不是人。他的話你也敢聽?被當槍使還樂在其中,我怎麼不知道你會蠢到這種地步。」

即使無法深挖,但了解個七八分他還是有手段達到的。謝燼地位特殊,他回報給本家的消息裡帶著引導傾向,懷疑謝燼扣留奚言是想藉此挑動戰爭,跟天師一族對立。

這也是他對謝燼的行為最堅信的猜測。

妖怪哪裡懂人的感情?奚言即使逃過了周懷仁的斬妖刀,也不過是換個地方繼續被利用。無親無故,謝燼對她的好意必然都帶著目的性。

她在被謝燼當作挑起人類與妖怪之間戰線的導火索,自己卻還深受感動,渾然不知。甚至還胳膊肘往外翻,替那個不人不妖的畜生說話。

「謝燼不是你說的那樣!」她氣得紅了眼,忍住踹翻桌子一腳踢到他臉上的衝動。

「你要是不知道周懷仁在哪,我就走了。」

或許今天來就是多此一舉。周子寂周懷仁,既然都姓周,就是一家人。

上一頁目錄 +書籤 下一頁